跟著雨果的悲慘世界遊巴黎(一)



1885年 雨果逝世時,停靈在凱旋門下,瞻仰的民眾計200萬人
     雨果的小說,燒起了我的巴黎魂。

    那裏有無數的魂魄遊蕩,有無數的詩歌吟唱,還有,也許更重要的,吃不完的夢幻甜點與美酒 。

雨果長眠之地--先賢祠 這張是網路找來的
      這座雨果發跡之城,曾經有法王路易飛利浦迫使他流亡,也有他死後停棺凱旋門供群眾瞻仰,兩百萬人送葬的哀榮場面。位置大約就在現在紀念死傷軍人的長明火這裡。這是有史以來,法國全國用這樣大的場面為一位作家送行。

  雨果死後安睡在巴黎第五區的先賢祠,先賢祠本來是個羅馬天主教的教堂,供奉著巴黎的守護聖徒聖吉納維夫,在一連串的政治動盪中,改成了紀念先賢的忠烈祠,靜靜躺著很多課本上寫過的大師,盧梭、伏爾泰、當然還有雨果。

拉丁區的聖米歇爾噴泉 雨果的時代這裡很髒亂
      先賢祠所在之處說是第五區,其實跟著名的第六區拉丁區僅僅連在一起,走個幾分鐘就可以到巴黎Sorbonne大學。這一帶,就是悲慘世界中學生出沒喝酒談戀愛的地方。(Youtube導播請下音樂: Drink with me)



   先賢祠坐落在一個小山丘上,旁邊的picard冷凍食品店,當年是我買便宜肉品和栗子的好地方。越過先賢祠,就到了悲慘世界中提到的穆夫塔街(Rue Mouffetard),這一帶淨是彎彎曲曲的小石板路,還保存了悲慘世界中巴黎的原始樣貌,尚萬強有次在這裡繞了一個晚上好擺脫警察的追捕。

Maison Kayser 本店 永遠都大排長龍
       現在的穆夫塔街,有一個很好的農夫市集,是買新鮮蔬果的好地方。白天閒晃很不錯,但是最美的還是冬季夜雨時分,清冷的雨滴打在石板路上,一片淒迷,那種意境,令人低迴不已。
      喜歡法國麵包的,附近的rue Monge  8號,有Maison Kayser的創始店,每天下午出爐的棍子麵包是極品,另外還有覆盆子乳酪塔,吃了眼睛都要笑出魚尾紋來。

夏天的穆夫塔街 (圖片: 網路)

  吃完了麵包,往北邊走一點點,越過Saint German大道,就到了塞納河邊,往左邊輕輕一轉頭,必然會看到聖母院高聳入雲的飛扶壁,沿著塞納河畔走過去,有一點路程,但是路上風景甚好,河畔的綠色舊書箱賣著品相不一的舊書,不諳法文的,左邊還會經過巴黎最有名的英文書店Shakespeare and Company,衝著書上蓋著莎士比亞臉孔的圖章,很多人會買下一本永遠不會讀完的英文書。

聖母院精美的飛扶壁

   往前走一點,過橋,面對著聖母院莊嚴的建築格式,華麗的玫瑰花窗,高聳的柱子直接引領人類的視線投向穹頂,隱隱暗示神的存在。不管是不是天主教徒,這樣的空間設計總油然激發人的崇敬之情。這裡因雨果的鐘樓怪人而不朽,精緻的怪獸排水孔成為加西莫多的靈感來源。雨果的文學生涯在鐘樓怪人之後奠定了基礎,巴黎,也成為雨果重要作品不可替代的舞台。
(待續)
鐘樓怪人的家--聖母院

去的時候剛好裡面有彌撒 用靜音模式拍的

留言

熱門文章